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辰 > 震惊中外的“加拉帕戈斯鲨鱼案” 我所了解的全部真相

震惊中外的“加拉帕戈斯鲨鱼案” 我所了解的全部真相

2017年,一艘满载6000多头鲨鱼的中国渔船在厄瓜多尔知名保护区被抓的丑闻,震惊中外。财新是唯一一个全程进行跟踪报道,挖掘了许多惊人内幕,并且最终还原了一个完整真相的媒体。
 
虽然整个经历像侦探小说一样有趣,但作为系列报道的主要参与者,我的最终感受除了遗憾,还是遗憾。
 
悬疑篇:
 
一系列机缘巧合下,我几天内在就大海捞针的情况下找到了福远渔冷999号船长的妻子,但她却选择沉默。
 
2017年,因被发现涉嫌非法占有及运输6223头鲨鱼,中国远洋渔船“福远渔冷999”于8月13日在厄瓜多尔加拉帕戈斯海洋保护区内被扣押,船上的20名船员被该国法庭以“破坏野生动植物种罪”判处一至四年监禁。
起初我了解到这个事件,是因为王烁给我发了微信,说中国渔船在加拉帕戈斯群岛捕猎了成千上万头鲨鱼这个事情值得做,为什么,因为加拉帕戈斯群岛非常特别,是达尔文当年科考并且由此发明进化论的地方。
 
所以,在这个地方发现了中国的一艘巨大的渔船里面装载了6000多头鲨鱼,对加拉帕戈斯当地的人来说是非常震动的事情,他们一开始也是误以为这条船是一条捕鱼船,所有的鲨鱼都是从他们的保护地捕猎的,所以当地人还因此爆发了大量的游行和大量反对的声音。
后来根据中国官方的澄清,包括农业部、外交部,都发表了相关的公告,他们都说福远渔冷999号实际上是一条运输船,并不是捕鱼船。按他们的说法是,这条运输船从两艘台湾渔船那装载了鲨鱼,然后又为了躲避风暴,误入了厄瓜多尔。
 
所以他们不承认船舱里面的鲨鱼是来自中国自己的渔船,而是台湾的渔船。
在查明了“福远渔冷999”的船主归属后,我首先来到了“福远渔冷999”号出发的地方,福州市,找到了这艘船所属公司“福州宏龙海洋水产有限公司”的所在地。
 
我在网上找到了宏龙公司具体的地址,但是到达之后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是,我在那幢楼的18楼和19楼分别看到了三家公司叫环球深海鱼,平潭海洋企业有限公司,平潭远洋渔业集团有限公司,并没有宏龙公司的踪影。
但是我问现场保安的时候,人家又分明说宏龙公司就在这个楼上,这三家公司的前台又说宏龙公司根本不存在,你走错地方了,真是让人非常胸闷。
 
在楼内上上下下跑了好几圈之后,我发现大楼楼下贴的一张通知公告,正好有宏龙远洋渔业公司在,我感觉这个宏龙公司的确就在这幢楼,只不过隐藏在那三家名称不同的公司里面。
所以在跟编辑高昱商定之后,我们发出了第一篇报道,揭露了福州宏龙和平潭海洋都由福建平潭卓氏家族控制,两家公司在福州拥有同样的办公地址。
 
根据平潭海洋2017年3月发布的2016年年报,福州宏龙的大股东是平潭海洋大股东、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卓新荣的配偶。
 
福州宏龙2016年五六月间发生工商变更,卓新荣的妻子将股份转给以卓龙杰为大股东的福建亿海投资有限公司,卓龙杰同时也是平潭海洋的董事,他是卓新荣的四弟,卓新荣2010年10月迁居香港前原名卓龙雄。
 
简单来说,卓新荣是平潭海洋这个上市公司的负责人,他的弟弟卓龙杰是宏龙公司实际大股东。
 
报道发出之后,平潭海洋的董事长卓新荣第二天主动联系到我,要跟我解释事件的来龙去脉。
在卓新荣的办公室里,他告诉我说,鲨鱼来源是两条台湾渔船,“福远渔冷999”的船长和台湾渔船船长是十几二十年的老交情,“船长见到老朋友的渔获满载了,而自己船上有空位,就帮着载一下”。
 
卓新荣强调,福州宏龙是自己弟弟的公司,两人已经分家,自己对此次“福远渔冷999”被扣事件并不了解。对于其公司旗下的几艘渔船是否曾与“福远渔冷999”相会及传递了什么物品,他拒绝回应。
 
他的话相当于把自己和自己的弟弟完全摘干净了,也并不承认自己的渔船和“福远渔冷999”号交换了什么物品,这样的话,所有的责任还是推给了两条神秘的台湾渔船上。
 
我当时还去了位于福州市马尾区的名成水产交易中心,它也是亚洲最大的远洋海产品进口口岸和分销中心。
我在那里看到了非常多的卖鲨鱼的摊点,有在中国近海捕捞的冰鲜鲨鱼,大型冷库里面也存放着非常多的从远洋捕捞的冷冻鲨鱼。
据他们介绍,冷库的鲨鱼是在西非那边捕捞的,鱼鳍已经被割掉了。
 
为了追踪关于福远渔冷999号的踪影,我骑着共享单车在码头转悠了很久,但是这些远洋渔船所在的区域,是边防限定区域,人都不能越过去。
当时我心力憔悴,差点就想放弃了,在路过福州边检站勤务室时,我选择进去碰一碰运气。
里面的工作人员自然是什么都不肯说。我一共进去转悠了两回,顺便拍了一张他们挂着的泊位动态表,因为上面有几个电话号码,貌似是几艘远洋渔船的船长的。我随手把图片发给高昱,跟他汇报一下会打这几个电话问问看。
其中,那行999船长,成功引起了高昱的注意。
 
我赶忙通过手机号搜索微信,“福远渔冷999”号船长陈孔章的名字和他的真实照片,赫然出现。
我顿时就精神了,在多方打听之后,我了解到福建远洋渔船的船员大部分来自平潭平潭县。于是我拿着那张陈孔章的照片在几个远洋渔民比较集中的村和镇里面转了好几天,一个一个问路人认不认识陈孔章,过程简直大海捞针。
最后我终于打听到,包括船长陈孔章在内的20名船员都是平潭人。
 
平潭是中国大陆距离台湾岛最近的地方,由一百多个大小岛屿组成,沿海居民多打渔为生,尤其是此前居住在小庠岛上的村民,有上百人在远洋渔船上工作。
 
陈孔章之前户口在户楼村,后来迁到县城去了。小庠岛上原有两个村庄,户楼村和砂美村,由于岛上地质灾害频发等原因,目前小庠岛的村民已全部迁离出岛,大部分搬迁到平潭县城居住。“福远渔冷999”号被扣船员中,五人为户楼村人,四人为砂美村人。
 
凑巧的是,当我来到镇政府大楼,发现船员们所在村子的村长们正好都聚集在一起开会。也就是说,我一下就把“福远渔冷999”号所有船员所在村的村长和村支书“一网打尽”了,真是太巧了!
但是非常诡异的事情就发生了。
 
这些村长村支书们非常热情,给我介绍了“福远渔冷999”号船员的名字以及家属是谁。但是很多家属却对采访要求各种推脱。好几名家属一开始在电话里表示同意接受采访,但是在我放下电话几分钟之后,他们又会给我发来短信,说不好意思,有个人问题,或者突然有什么急事,拒绝我的采访,很多船员家属都是这样一个很奇怪的状态。
 
其中一位村支书还亲自带我去见了船长陈孔章的妻子,但是非常遗憾的是,她对我表现的十分冷漠,几乎就是一言不发。
船长妻子向我表示,丈夫自7月7日离开福州以来,至今未与她联络过,被扣事件发生后,雇佣陈孔章的公司和政府部门也从来没有联系过她。
 
这是真的吗?
 
揭秘篇:
 
为了揭开事件真相,我们搜集了大量证据,包括通过李嘉诚投资的“高科技”手段,终于“还原”了事件真相。一年之后,感到受了宏龙公司欺骗的船员和家属们也愿意告诉我,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案发后,不论是加拉帕戈斯国家公园的网站公告,还是中国官方的表态中,“福远渔冷999”上的鲨鱼,都是来自两艘台湾渔船“Hai Fang 301”和“Hai Fang 302”。
 
但是,我们查遍了全球的渔业数据库,都找不到叫这俩名字的渔船啊。台湾的渔业署也矢口否认这两艘台湾渔船的存在。
 
直到我们得到了案件的判决书和庭审实录,才恍然大悟。法律文件显示,转运单上两艘台湾渔船的名字是“Hai Feng 301”和“Hai Feng 302”,并非加拉帕戈斯公园和中国官方所称的“Hai Fang 301”和“Hai Fang 302”。原因是加拉帕戈斯国家公园工作人员“听错了导致的书写错误”。
 
法庭调查还显示,“福远渔冷999”船员对于其船上鲨鱼来源的说法其实是有变化的:渔船被拦截时,船长说渔获来自于中国渔船,后来又改口称是台湾渔船,多位被告的供述中称渔船挂有台湾旗,转运单也显示是来自台湾渔船。
 
同时,有几家科技公司,通过数据描绘出了另一个故事。
 
由世界海洋保护组织(Oceana)和Google合作的全球渔业监测项目SkyTruth公布的船舶数据,和李嘉诚投资的以色列数据公司Windward给我们独家提供的报告都显示,“福远渔冷999”周围曾经出现了一只由四艘捕捞船组成的船队,包括“福远渔7861”、“福远渔7862”、“福远渔7865”和“福远渔7866”。它们之间进行了长达十多个小时的“约会”,极有可能进行了数量巨大的货物传送。
除此之外,“福远渔冷999”周边,再也没有出现过其他可疑船只。
 
“福远渔7861”、“福远渔7862”属于平潭海洋,“福远渔7865”和“福远渔7866”属于福州宏龙。“福远渔冷999”船上的鲨鱼来源,有极高概率就是这四艘捕捞船。
 
卓新荣撒谎了!
 
在报道发出之后,我们也再也没能采访到农业部。不过,农业部之后发了文件通报对“加拉帕戈斯鲨鱼案”的处理结果,决定暂停宏龙公司远洋渔业企业资格和全部78艘渔船远洋渔业项目,责令该公司停产整顿,将涉事渔船船长列入远洋渔业从业人员“黑名单”。
 
后来,我本来以为就没有然后了。我记得2018年过年的时候,胡舒立去加拉帕戈斯旅游,还惦记着这个案子。高昱还让我打听下被捕船员们被放回来没有。
 
直到2018年11月。
 
那个时候我正在广州出差,突然有个船员家属联系到了我,他还给我介绍了已经从厄瓜多尔被放回来的船员接受采访。
 
真相并不出乎意料:捕杀船上所载的6223头鲨鱼的真凶,就是宏龙!
 
船员告诉我说,大概在7月7日,“福远渔冷999”号作为一条运输船,从中国福建福州港出发,一直开到了公海里面,本来是直接去秘鲁装载宏龙公司自己钓的鱿鱼。
 
在途中,他们收到了领导的命令,要先在公海里装载一部分鲨鱼,然后继续到秘鲁去装载鱿鱼。这些鲨鱼也是宏龙公司自己的渔船捕的。
 
台湾渔船什么的,根本不存在!除了宏龙的渔船,他们也没有与其他渔船接触!
 
但是在前往秘鲁过程中,“福远渔冷999”突然遇到海上风暴,于是船长就临时起意希望能在厄瓜多尔躲避风暴,正是这样的决定,让他们最后误入了加拉帕戈斯保护区,被厄瓜多尔当地的警方拘捕起来。
 
船员说,宏龙公司之所以不承认鲨鱼来源,因为捕鱼船所在海域按规定是不允许钓鲨鱼,只能钓金枪鱼,如果承认了是自己公司钓的鲨鱼,肯定会被农业部处罚,这个项目就停了,所以把责任全推到船长头上,说是船长自己找台湾渔船转载的,老板什么都不知道。
 
经过几次庭审,总共20名船员都要受一年到三年的有期徒刑,船长和大副、二副、三副四个人被判了三年,其他的船员被判了一年。其中16名船员2018年8月份已经被放出来,回到了中国,剩下的四名船员仍然在厄瓜多尔坐牢。
 
希望今年,他们能平安回来!希望还有媒体能够记得他们,去看看他们。
 
那次我也了解了船员家属们之前回避我的原因。原来是宏龙公司的人已经给他们打了招呼,让他们千万不要对记者吐露任何信息,还告诉他们说,如果他们好好配合,可以保证这些船员一个都不会坐牢,哪怕厄瓜多尔政府最后判决这些船员是要坐牢的,公司也有办法找人代替他们坐牢,可以让船员立马回来。
 
直到一年之后,这些船员家属们终于想明白了,宏龙公司一直在欺骗他们,于是才回来找我,把真相说清楚。
 
虽然我通过持续的追踪报道披露了真相,但遗憾的是,没有带来什么改变。
 
远洋渔企对当地渔民的控制手段非常多,根据船员对我的表述,他们平时到远洋渔船上工作很多是没有正式的合同的,也没有正式的劳务保障,所以经常会跟这些大型企业产生劳务纠纷,但是他们的收入来源又总要依靠这些大型公司,因为靠他们自己捕鱼,近海已经没有机会了。
 
正因为这样,所以他们很多时候也就只能听命这些大型企业对他们的一些要求。我从受访的船员口中得知,宏龙公司还给他们允诺,不接受记者采访,可以给他们介绍其他的远洋渔船的工作,如果接受采访今后就不管他们的死活。
 
另外,船员们在这些企业工作,也会参与一些违法的事情,比如要去不能捕鲨鱼的地方捕鲨鱼,或者在不能去运输鲨鱼的地方运输鲨鱼,如何改变他们的灰色生活,目前我觉得是无解的。



推荐 28